内地

如何看待以流行歌曲改编而成的赞美诗歌?

2017年08月11日

文丨红 叶


  

  基督教赞美诗歌是赞美上帝的诗歌,歌词内容主要是对上帝的称颂、感恩与祈求。基督教赞美诗以其优美祥和的曲调令人陶醉,以其虔诚庄重的内容令人赞叹,它以其独一无二的美流传于全世界,我相信,每一位诗歌作者在创作时都是怀着对上帝深深的赞美与感恩之情。

  

  但在创作诗歌时同样会面临着赞美诗处境化的问题,在《赞美诗(新编)》中就收录了许多源于各国民间传统曲调的诗歌,其中也包括具有中国传统曲调和民歌旋律的赞美诗。如第5首《亚伯拉罕的神》原为希伯来传统曲调;第28首《万福泉源歌》所用曲调为最早的美国民歌;第30首《天恩歌》所用曲调为我国华北民歌《锄头歌》;第101首《我有主耶稣歌》所用曲调为我国江南民歌《江上船歌》。这些诗歌就是改编成功的例子,也成为诗歌宝库中颇具特色的组成部分。

  

  《诗篇》96篇1节说:“你们要向耶和华唱新歌,全地都要向耶和华歌唱。”“唱新歌”在全本圣经中共出现8次(参诗33∶3,40∶3,96∶1,98∶1,144∶9,149∶1;赛42∶10;启5∶9),上帝的子民不仅要赞美耶和华,更是要以“新歌”来赞美他!所以在教会历史上涌现出众多才华横溢的词曲作者以及至今仍广为传唱、脍炙人口的优秀诗歌。

  

  现今时代,各种类型的音乐层出不穷,可谓是百花齐放,赞美诗歌的本色化、民族化、通俗化也给教会音乐带来了新气象。在带有“流行音乐”元素的原创赞美诗歌中也出现不少旋律婉转优美、歌词通俗易懂又能展现美好灵性的好作品,这些诗歌在青年聚会或小组团契中较受欢迎。

  

  但是,也会有另一种情况产生。记得前些年,笔者应邀参加了在某地举办的布道会,在程序单上有一首名为《耶稣恩典满我心》的诗歌,当这首诗歌的前奏响起时,我却被“雷”得无法言语,竟然是歌星齐秦演唱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在此之后,听到了更多用流行歌曲的曲谱改编成的“赞美诗歌”,如以《回忆》改编成的《朋友》;以《萍聚》改编成的《大海中的船》;以《爱拼才会赢》改编成的《有主才有希望》(闽南语)……其中有些歌词也只是稍作改编,这些“赞美诗歌”不仅雷倒教内人士,更可能引起刚刚踏入教堂的教外人士的误会。

  

  对于选用流行歌曲的曲调、配以新的歌词成为赞美诗歌这个问题,笔者认为,在采用与创作过程中需要谨慎从事,有几点小建议供参考:

  

  1.赞美诗歌是以音乐侍奉神,“新歌”的词与曲应当以原创为好,把“新歌”献给神无疑是宝贵的。

  

  2.并非所有的流行曲调都适用于赞美诗歌,在选曲时应避免带有爱情或是政治色彩,甚至是低级不健康的歌曲的曲调,因为我们在脑海里已经约定俗成,对曲调有了概念化的定格,即便填上新词,在唱的时候也难免有旧的联想。在编配时,应当重新填词,不能原搬照抄,也不能只改几个字以免落个拾人牙慧之嫌。

  

  3.以流行歌曲改编而成的赞美诗歌只在个人灵修或青年联欢聚会等场合使用为好。主日崇拜,还是不用为好。


Powered by JY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