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学堂

崇拜中的音乐

2017年10月11日


    基督教被称为音乐的宗教,是众所周知的,麦高文曾说过:在诸多宗教当中,唯独犹太教和基督教,把音乐发展起来,使它成为崇拜的一个主要部份。在主日崇拜中,主要有三部分的音乐:  

  1、序乐与殿乐

  序乐在崇拜开始的位置,乃将临之事的先声,预示崇拜的主题。赫士德曾给用于崇拜的风琴前奏曲下过这样的定义:“风琴前奏曲如同窗帘,让我们暂时与世隔离,在圣殿内与神亲近”。“窗帘”(curtain)也可理解为“幔子”。有些主礼者在序乐之后宣召时会说“现在开始崇拜”之类的话,是有欠妥之处的,因为序乐也是崇拜的一个部分,当主礼者这样说的时候,就已经把序乐的礼仪环节挤出了崇拜程序之外。

  殿乐在崇拜结束的位置,乃崇拜与生活的交融,回应整个崇拜。但很多会众在“阿们颂”结束后就匆匆走出圣堂,甚至有的在“阿们颂”还未结束时,就已迫不及待地要离开了。至于殿乐的进行,对于许多的会众来说,根本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此种现象之普遍,已让许多牧者习以为常,不以为然。但从崇拜学及神学的角度来看,这种现象与教会的崇拜礼仪之间,却存在着一些不和谐之处。教会的牧者应教导会众明白殿乐的含义,使会众不至于在唱“阿们颂”时就已手中拿包,摆好架式准备离开,使得殿乐的性质变成会众交谈与离去时的背景音乐。

     对于司琴者来说,序乐与殿乐的选择与应用,应该规范,并与教会的节期,主日崇拜的主题,及不同的基督事件互相配合。

  2、诗班音乐

  诗班音乐在崇拜中,是代表会众将最好的音乐如馨香之祭献于神。诗班音乐作为一种文字音乐,可以说是唱出来的祈祷,是代表全体会众的祈祷。如杨彬程所说,“它与礼仪的关系越密切,便越神圣,它能发挥祈祷的韵味,或培育和谐的情调,或增加礼仪的庄严性。”

     从这个角度看,会众也必须学习以礼拜和祈祷的心留意听诗班所献上的颂赞。骆维道曾指出教会的一个不好的现象,就是有些主礼者常在诗班献唱后说:感谢诗班为我们献唱。此话从神学和崇拜学的角度看都有问题。诗班赞美的对象是上帝,无需向诗班道谢。从会众的角度讲,他们有权利期待诗班所献上的音乐,能“道出他们的心愿,表达他们的心声”。

     另外,诗班员作为“提白者”(prompter),他既是祭司又是祭物。诗班在引发会众参与、以歌词曲调表达神学、传递与表露情感、连接崇拜礼仪的各环节、预备讲员的证道、回应信息等功能之外,本身就是一个信息。张刚荣谈到诗班的职务依圣经规定有三方面:领导(to lead)礼拜、代表(to represent)会众、和教导(to instruct)会众。

  诗班在圣台上所坐的位置不同,也会表达不同的神学理念,反映出诗班角色的不同。中世纪的天主教堂内,诗班是坐在会众背后的二楼,唱出的圣咏仿佛从天上传来,充满教堂的各个角落,会众看不见诗班。圣公会的诗班位置通常在圣台的两边,诗班员对视,通常围栏较高,会众不能完全看见诗班员,诗班似乎扮演着与牧师一样的祭司角色。当今许多教会诗班的位置是面对会众的,就更容易使诗班员误以为自己是演出者,唱给台下的会众听的;会众也会误以为诗班的献唱是唱给他们听的。如果不能改变诗班的位置,就必须教导诗班员及会众,诗班的音乐是献给上帝的,是代表会众献上给上帝的。诗班唱的好是应该的,因为他们比会众更有音乐的恩赐,并且受过更多的训练,理应唱的更好。会众认同诗班所唱的,就从心里说“阿门”,没有必要鼓掌。 

  3、会众音乐

  当会众在崇拜中一起唱诗时,就是与周围的人一同宣告自己的信仰,同时也是与天上的圣徒相通,与周围的会众共享团契,实践了使徒信经中所告白的“我信圣徒相通”。与此同时,会众在崇拜中一同唱诗时,基督教的精神也与之一同被表达出来,正如Lovelace所说的,真正的基督教精神是从唱诗开始的。

  会众也是唯一有着庄重宗旨的音乐团体,没有排练就定期地唱诗。因为教会不同于其他音乐的团体,正如伊格那丢所说,会众音乐在崇拜中是听取上帝的音准:“你们的同心、和谐相处的爱,就是一首献于主耶稣基督的诗歌。你们整体当组成一个诗班,彼此和睦和谐,从上帝领受和听取他所定的音准,使你们可以齐声歌唱、万口同声,在基督里向天父歌唱。”

  从崇拜学的角度看,当会众开口唱诗时,他们就立刻成为了崇拜程序的参与者与行为者,而不是旁观者。但据笔者观察,在崇拜中常有会众将自己的身份定位为观众,甚至有些教会的牧者也是这样认为。但马丁路德的“信徒皆祭司”的思想最好最具体的体现,就是在主日崇拜中的会众唱诗部分。



Powered by JYmusic